芦叶汀洲

雨雪其雱[二]

       

       雨雪其雱[一]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携手同归。

 

    “这个苏先生的分量还真是不轻啊,劳动殿下亲来天牢看我。救了卫峥,折了梅长苏,这个买卖对靖王殿下,到底划算不划算!”

       即使被蒙挚扣住咽喉要害,夏江依然狂笑不止。

     “乌金丸乃悬镜司独有的迷药,即便华佗再世扁鹊重生也无法解毒。我要不交出解药,你敢在这天牢中,把我杀了不成!”

       萧景琰拼命克制住撕碎夏江的冲动,字字都是杀意。

     “为何不敢。”

       夏江笑得愈发有恃无恐:“一个当红亲王,案由还未开审,便到牢中下手杀人,你也不想想,咱们那位多疑的陛下,听闻此事会有何感想!”

    “我素来鲁莽,想不了这么多。离乌金丸毒发还有三天。我可以不进宫,不上朝,拷问你直到最后一刻。苏先生若有差池,”萧景琰逼近两步,盯着夏江的眼睛,冷冷说道:“我立即亲手拧断你的脖子,就连你的尸身,都没有人替你收敛。”

       寒意顺着尾椎骨上爬,夏江仍在笑,却实实在在的汗透重衣。论身手,萧景琰比蒙挚差太多,然而他给夏江的压迫力却远远大于蒙挚。

       这位靖王殿下是认真的,他真干得出来这些。夏江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

       另一方面,梅长苏对他甚至比自己想象的更重要。

     “殿下不用威胁我,老夫贱命,殿下尽可以拿去。只是,我不怕拼的鱼死网破,殿下却舍不舍得梅长苏呢?”

     “你尽可以试试。”萧景琰仿佛已经懒得看他。“死并不可怕。这世上多的是比死更可怕的事情。”

 

       一边放狠话,一边强压下着急焦躁,不肯给夏江看出分毫。

       他确实不敢赌,他的心已经乱了。

       只要想到苏先生也许只剩下三天,他就只想随便找个什么东西狂劈狂砍,嘶吼流泪,来发泄心头撕裂般的痛苦。

       若不是他一意孤行,若不是他思虑不周,怎么会有今天的局面!

     “靖王殿下!靖王殿下!”

       黎纲的声音忽然传来,萧景琰悚然一惊。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苏先生?!

       抢上前去一把捉住黎纲,急急问道:“可是苏先生有什么事?”

       黎纲听他语音发颤,知他担心焦虑的狠,忙说:“宗主毒已经解了,靖王殿下大可放心。”

       萧景琰大喜,再不顾夏江,转头往外奔去。

       转瞬人已走的干干净净,只有夏江不甘心的叫声在天牢中回荡。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一路冲进苏宅,这回倒是无人阻拦。抢进卧房,床榻边的三人一起瞪他,萧景琰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身寒气就想靠过去实在不妥,讪讪的脱掉大髦凑到火炉边,却还眼巴巴的盯着榻上的人。见梅长苏仍是昏迷不醒,面色比自己离开时也未见好转,不由又忧虑起来。

       塌边的三人,甄平气未平不愿理他,晏大夫懒得理他,飞流不懂理他,倒是跟着进来的黎纲实诚,低声劝慰:“殿下请放宽心,晏大夫说宗主的毒解了,那就必定是解了。”

       晏大夫哼了一声做回应,萧景琰本就不甚在意冗俗礼节,更何况现在只觉得晏大夫术精岐黄,不可等闲视之,自然不会觉得被冲撞。

       他只顾着欢喜,也想不到去问毒到底怎么解的,苏宅的人巴不得他不问,就由着他觉得是晏大夫解得毒最好。

       少顷吉婶端来一碗汤药,甄平把梅长苏半扶起来,打算跟往常一样一勺勺喂他。然而这次许是损耗太过昏迷太深,梅长苏双唇紧闭,竟是喂不进去。

     “虽然性命无碍,毕竟余毒未清,对他五脏六腑损伤极大,”晏大夫皱了皱眉,“若不服下去只怕他能否醒来也未可知。撬开他的牙。”

       等甄平小心翼翼撬开梅长苏牙关,众人却又发现他不会吞咽,汤药尽数流出。

       看众人一脸惊惶之色,晏大夫又重重哼了一声:“有老夫在,你们怕什么?割喉灌药之术,还难不倒老夫。”

       萧景琰听得苏先生要受罪,忙道:“我倒是有个法子,兴许管用。”说着接过药碗,含一口在嘴里,俯下身去。

       呛啷一声,甄平就要拔剑,被黎纲死死摁住。飞流瞪圆了眼睛,蒙挚想要捂住他眼不让他看,又觉得靖王毕竟是在救人,自己反应太过反倒会显得靖王殿下举止不够光明磊落,还得拼命压抑自己想要欢呼叫好的冲动,一时七情上面,倒看起来比平日更狰狞几分。

       最淡定的是晏大夫,略有惊讶之色,轻轻咦了一声,然后便搓着胡子神色如旧。

       萧景琰拿舌尖顶开梅长苏的牙关,缓缓吐气,一口药竟是平平稳稳给渡了过去。看梅长苏喉头轻动,众人皆松了一口气。

    “我也会!”飞流忽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小飞流,”蒙挚摸着他的头,一脸严肃。“这个只有靖王殿下使得,你不能学。”

     【待续】


       我知道喂药梗已经被写滥了,可是就是想写!嘤嘤嘤!

       今日可能还有一更。 


    


评论(42)

热度(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