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雨雪其雱[四]

       雨雪其雱[一]

       雨雪其雱[二]

       雨雪其雱[三]


       

       萧景琰,大梁七珠亲王,三十二岁,这一生,有过无数性命攸关生死存亡的时刻。

       不说战场上的风云骤变,单说几日前御前奏对,和夏江对质劫卫峥一案,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的死局。

       然而被誉王夏江死缠烂打紧追不放也不动如山镇定自若的静王殿下,此刻偷亲人家被苦主抓了现行,却无法自持的惊慌失措起来。

       他还维持着一手揽着梅长苏,一手端药的姿势,两人四目相对,鼻息相贴,看起来亲密痴缠,却不知萧景琰已是浑身僵硬,连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我、我…你你你…不不…”

       梅长苏轻叹了口气,退开少许,接过萧景琰还端着的药碗,默默的小口小口喝下去。

       萧景琰看他神色木然,也不知是喜是怒,心里更是七上八下,只想拔腿就跑,却又知道那是下下策,断然不可。

       其实他要真站起来走了梅长苏反倒落得轻松,再见面只要装糊涂揭过即可。可被萧景琰眼巴巴盯着,一脸的期期艾艾,这事却不好办了。

 

       沉吟良久,梅长苏道:“殿下一直在这里守着?苏某一介白衣,不敢劳动殿下夙夜照料……”

     “我本就对你不住,”萧景琰打断了他。“先生病成这样都是我的不是,若能尽心照顾先生,我心中也会好过一些。”

     “殿下是主君,苏某为殿下筹谋本就是分内之事,殿下这么说可折煞苏某了。”

     “但是,”萧景琰不由得激动起来,“若先生一早告诉我夏江会对付先生,我必不会……”

     “不会什么?”梅长苏截住他的话头,“难道殿下就不救卫峥了?”

     “就算要救,也可以想别的法子,断不能把先生折进去!”

     “别无他法,我跟殿下说过,要成大事,需要有所割舍。况且,卫将军顺利救出,苏某也有惊无险,这不是最好的结局么?”

       萧景琰一把攥住梅长苏的手腕,强迫他看着自己。“你的安危,从来不是可以割舍的部分!希望先生今后也莫要忘了这一点!”

       梅长苏只觉他手心火热,仿佛要把自己灼伤一般。自己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为了把眼前的事岔开,结果越说越回去了,忍不住略略皱了皱眉。

     “卫将军和殿下有袍泽之情,而苏某只是殿下的谋士。几时苏某也成了殿下的底线了?”

       萧景琰却以为自己握疼了他,连忙放手。

    “先生不只是我的底线而已,万望先生今后再有筹谋,务必先保自己周全,切莫再以身犯险。”

    “靖王殿下,”梅长苏正色道,“现今的局势,远未到可以掉以轻心的时候。如果殿下行事畏首畏尾,又如何可以达成心中所愿?”

       萧景琰腾的站起来,困兽一般在屋里走了几个来回,然后仿若下了极大的决心,蹬蹬蹬走到梅长苏面前。

     “先生兜兜转转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说,我不该喜欢先生,是不是?”

       梅长苏没料到他居然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不由得心头突突直跳。他极快的稳住自己,不肯让萧景琰看出分毫。

     “殿下错爱,苏某惶恐。只是……”

     “先生不必多说。”萧景琰打断了他,也不知是不想听,还是不敢听。他躬身端端正正行了个礼,“唐突了先生,是我不对,先生怎么罚我都行,然而我并不后悔。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接受不接受是先生的事,喜欢不喜欢先生却是我的事。我不能强迫先生接受,先生却也管不着我的喜欢。还请先生保重身体,安心休养,我这便告辞。”

       一口气说完,萧景琰居然就真干干脆脆地走了,倒弄得梅长苏瞠目结舌。

       这人连告白的话都说的这么硬邦邦的仿佛威胁一般,也是难得。

       一时间,梅长苏千头万绪涌上心头,也不知究竟是苦是甜。

 

     【待续】

 

       昨晚的剧情气死我了,简直一怒之下想要和靖苏手动再见去站蔺苏,一口气把书里的公主抱勒马坠马和榛子酥连看三遍,这才稍稍缓了过来。有心就停在这里,终究不忍,初衷就是看电视看得满嘴玻璃渣才要写糖,那就哭着也要写完(ノへ ̄、)

       至多还有一章!一定收尾!


评论(20)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