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雨雪其雱[五]

       雨雪其雱[一]

       雨雪其雱[二]

       雨雪其雱[三]

       雨雪其雱[四]


       

       狠话谁都会撂,然而撂完之后扬刀立马还是做小伏低,才是牛掰和怂逼的区别。

       万万没想到,萧景琰有一天会把怂字安到自己身上。

       以前苏宅拦着不让进,他还敢闯一下。现如今,甄平黎纲再客客气气跟他说,宗主身子不适卧床休养,吩咐过了谁都不见,没错这个谁包括了靖王殿下您,他就真的不敢闯了。而且,许是心里有鬼,总觉得不管是甄平黎纲,还是其他下人,虽然态度比往日里更恭敬有加,可眉梢眼角都写着“轻浮不端”“登徒浪子”“衣冠禽兽”,于是越发的没底气。

       一次两次见不到,三四五次还是见不到,密道不开正门受阻,一贯都是“军人铁血,战场狼烟”的萧景琰,也不能免俗的伤春悲秋自怨自艾起来。

 

       这种情绪在发现连穆青都在苏宅畅行无阻之后达到了顶点。逼急了倒真给萧景琰想出个法子,你不见我,总得给别人面子吧?于是带上沈追蔡荃杀了过来。

       这回倒是顺顺利利见着了梅长苏。他的气色略好了些,嘴唇仍显苍白,微微带着点血色,不像常人唇色那么深,却显得粉嫩可口……

       萧景琰急忙把自己不知转到哪里的思绪强拉回来,忍不住自己在心里自己骂了自己两句登徒子。梅长苏待他和往日并无不同,言行举止也未见尴尬,让他略略放下心来。沈蔡两位大人和梅长苏越聊越投契,从一早谈到中午,又聊到天色渐暗。那三位聊得浑然忘我,萧景琰可不时注意着梅长苏,察觉他疲态渐显,眼下发青,忍不住提醒道:“苏先生身子不好,这样也太劳累了,他住在这里又不走,改天再来请教吧。”

 

       这次之后,苏宅确实跟以前一样任他进出了,只是他和梅长苏再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不是黎纲甄平在廊下护卫,就是飞流坐在角落里插花吃点心。甚至有一次他出了密道,正对上蒙挚憨直的笑脸。纵然萧景琰有一肚子衷情要诉,也不好意思给他们听了去。梅长苏又和他只谈正事,他也只能关心两句莫要累着冻着,然后不甘不愿的离开。

 

       蒙挚看了看一脸云淡风轻的梅长苏,忍不住道:“你真要逼他主动放弃么?”

     “放弃什么?”梅长苏拨动着炭火,假作不知。

     “你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只是,咱们这位靖王殿下,你最是知道的,心性坚韧,知难不退。我看他只怕还会越挫越勇呢。”

     “不退也得退。”梅长苏严肃起来。“蒙大哥,你是知道我为何不肯让景琰知道我的身份的。倘若让他沉溺儿女私情无法自拔,我苦苦瞒着他又有什么意义?他已经要求我凡事先考虑保全自己,这样下去难免缚手缚脚,相互拖累,如何成得大事?”

       蒙挚知他心意,一时百感交集,忍了又忍,还是说道:“有时候真觉得你对靖王殿下太残忍,太无情。可转念一想,你又全是为他考虑才作此决定。小殊,你只说他不该喜欢你,那你又喜不喜欢他呢?你对他,究竟是太无情,还是太多情?”

       梅长苏没料到他有此一问,竟然怔住,半晌无语。良久,才低低叹息一声,几不可闻。

 

       在“我就是喜欢你没道理”和“我就是不回应你快点放弃”的拉锯战中,三个月静静过去,到了梅长苏允许萧景琰见卫峥的日子。

      “南谷沦为修罗地狱,而北谷……更是被焚成一片焦土……”

       梅长苏远远的坐在灯影里,面无表情的听着,仿佛要和灯影融为一体。

       若是有泪,十三年前也流干了。

       萧景琰已经没有办法稳住气息,字字都在颤抖:“卫峥,北谷……真的没有幸存者了吗?”

       卫峥躲开了他的视线,低声道:“我没有听说……”

     “回不来了……”萧景琰哽咽着失魂落魄的站起来,梅长苏也不由自主跟着站了起来。“原来小殊,真的回不来了……”

       梅长苏知道,自己应该带上喜怒不形于色的面具,冷静的对靖王殿下进行劝慰,同时告诫他切勿急躁,必须按下悲愤,徐缓图之。毕竟,作为靖王唯一的谋士,这是他的职责。

       可是,那是他的景琰啊,那是等了他十三年,始终拒绝相信他不在世间,苦苦等着他的景琰啊,那是记忆中,从来流血不流泪,现在却为了他哭的肝肠寸断的景琰啊!

       于是他只能放任自己,就这么红着眼眶,一步步走到萧景琰面前。

       萧景琰神情有些恍惚,似乎看着眼前的人,又似乎什么都没看。他缓缓的,将额头抵在梅长苏的肩膀上,低声说道:“我知先生不喜这样,只求此时先生莫要拒绝。”

       衣服被濡湿的感觉慢慢透过来,梅长苏也不言语,只是抬手轻轻环住了萧景琰。

       萧景琰再也压抑不住,死死揽他入怀,痛哭失声。

       蒙挚使了个眼色,众人尽皆退下,只余他们两个。

      于是梅长苏在萧景琰的怀里,听他讲了一夜的林殊。


       

     【待续】

 

       萧·哭包小王子·景琰因为以前都不是在酥胸面前哭,所以在酥胸心目中还是流血不流泪的铁血男儿,并不知道他其实两天一小哭三天一大哭(严肃脸。

       啊啊啊啊啊我就是收不了尾啊啊啊啊啊急死我了!!!

       今晚还有一更!我非写完不可!本来只想写个3K字的小短篇这都奔着1W去了!



评论(12)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