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一]

       

       设定同雨雪其雱,靖王时期的萧景琰已然倾慕酥胸并告白。此文开始的时间点在景琰知道酥胸即是小殊之后。


       

       匪石[一]

 

       大梁新晋太子殿下近来很是郁郁寡欢。

       按理来说,萧景琰应该颇觉春风得意马蹄疾才是。誉王倒台,他被加封为太子,皇帝已然放权由他监国,最最重要的,梅长苏居然真的是林殊。

       他的窗前白月光,胸口朱砂痣,竟然是同一人。

       萧景琰很是经历了一番大喜大悲。喜的自然是本以为只能回忆凭吊的人不但在世,还一直陪伴身边;悲的是他陪了自己多久,就瞒了自己多久,再想想他是怎样从横刀立马,不惧风雪的小火人变成拥裘围炉,面色苍白的文弱书生,萧景琰便会觉得那苦痛仿佛沉重的要将他吞噬。

       于是,他对梅长苏,他的小殊,愈发怜惜的无以复加,恨不得把心掏出来捧在他的面前。

       然而梅长苏居然不领情。

 

       要搁以前还不知道真相的时候,苏先生对他还是有说有笑的。若自己使计耍赖装可怜(注1),时不时还能偷偷亲亲小脸拉拉小手。他知道自己从未真正瞒过苏先生,对方不过是纵容他罢了。然而这种纵容背后的意味让他欢喜非常,苏先生并不会认真拒绝他的亲昵举动,那般宜嗔宜喜的神情倒让他更加着迷。

       可是现今,小殊却对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只谈正事,不涉私情。若想还同以前一样,试试他的手冰不冰,给他拢拢身上的斗篷,小殊只会第一时间躲开,然后皱眉跟他说,殿下尚有许多正事要办,这般日常琐碎就不牢殿下费心了。

       今时不同往日,小殊不乐意,他就真的不敢造次,直把萧景琰郁闷的每日苦着一张脸,就差呕血数升了。于是心情便如同窗外深秋里残存的树叶,愈发的萧瑟起来。

 

       这一切梅长苏都看在眼里,他也知道这样闹脾气很无聊,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身为梅长苏的他,其实已经渐渐习惯萧景琰无微不至的关心,甚至开始贪恋被拥在怀里时的温暖。可是在被景琰知道身份之后,他却忽然无法接受这种关心了。

       林殊是什么人?他和萧景琰并肩成长,一起赛马,一起比武,一起争夺秋猎头名,一起面对沙场狼烟;他们是交付性命的战友,是浴血杀敌的同袍。林殊是那么的骄傲而又任性,他怎么能够容忍此时的萧景琰看着他,眼里只有同情和怜惜?

       所以他在萧景琰关切的目光里,愈发的不假辞色起来。嘘寒问暖硬邦邦的顶回去,东宫送来的东西原封不动退回去。他也知道不应该整天甩脸子给萧景琰看,可是对着萧景琰温柔而无奈的脸,他就是找不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理智了。

 

       对此,梅长苏身边的人几乎全是喜闻乐见哈哈哈萧景琰你也有今天的态度。只有蒙挚,一直操着老娘舅的心,开始还颇有些担心,后来发现梅长苏就算冷淡如冰山也挡不住太子殿下誓要把冰山融化的心,仍然是三天两头就往苏宅跑,大有越挫越勇愈战愈强的架势。而小殊虽然不给太子殿下好脸色,却从来不会拒不见客,若哪日太子不来,还会发发小脾气折腾的整个苏宅鸡飞狗跳,也就跟着放下心来。况且,任性又情绪化的梅长苏比以往鲜活生动的多,他平日里事事都闷在心里喜怒不形于色其实更让人放心不下。晏大夫和蒙古大夫都说了情绪发散出来于他身体大有裨益,于是蒙大统领也跟着一并对苏宅里花样虐太子的日常喜闻乐见起来。

 

     【待续】

 

       注1:见[雨雪其雱]结尾。

 

       开新坑啦~

       就是想看靖苏谈恋爱一百集!

       

评论(20)

热度(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