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二]

       

       匪石[一]


       匪石[二]

 

       萧景琰第一次见到蔺晨的时候,他和小殊正在拿书互丢。

       准确的说,是小殊和飞流拿书丢蔺晨,江湖上神龙见首不见尾,被神话了的琅琊阁少阁主,一脸揪心的一边捡书一边骂,这本是孤本,那本是善本,你们这两个没良心的我就不该治你们,一个也不治!

       萧景琰忽然发现自己以往的假想敌,飞流也好,宫羽也好,黎纲甄平也好,统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飞流毕竟年少,小殊宠他如幼弟,自己虽然见不得他整天长在小殊身上,可是他毕竟心思简单,喜怒都如稚子。至于宫羽,就不懂怜香惜玉为何物的萧景琰来看,也觉得比旁的女子精致顺眼些,然而虽然她对小殊痴心一片,小殊对她却疏淡客气,尚不如其他人来的亲厚,自然是知道她的心思要绝了她的念头。黎纲甄平更不足惧,自己只是独占欲作祟,见不得小殊和别人亲近,吃飞醋罢了。

       真正可能把他的小殊拐走的,是蔺晨。

 

       小殊和蔺晨的亲昵,与旁人不同。

       萧景琰后来陆陆续续撞见过数次他们在一起的情形。蔺晨喝过的茶杯,随手递给小殊,小殊就会混不在意的喝下。蔺晨喂小殊吃药,搂腰扶肩做的自然而然,显是已经做了千百遍。苏宅的人对蔺晨是掺杂着嫌弃的信任,一边不客气的指摘,一边言听计从,俨然把他当做苏宅的半个主人。

       甚至蔺晨叫小殊,也是唯有他一人那么叫。

       他叫他长苏。

       不是小殊,不是宗主,不是苏先生,不是哥哥,不是兄长。

       他只叫他长苏。

       在蔺晨面前,梅长苏什么都不需要背负,他就只是梅长苏。

       所以他对蔺晨全然的信任和依赖,那是萧景琰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

       他希望小殊可以依赖他,他必定能够完成他的心愿,保他安康喜乐,再无夙夜筹谋,煎熬心血。

       他希望自己可以揽他入怀,温暖他冰冷的身体,要他明白,自己懂得他不同于十三年前的另一种强大,自己绝不可能将他当成弱者对待,可是,他又是自己心爱之人,自己不由自主的会想要对他呵护备至。

       萧景琰原本以为,聪慧如林殊,即使一时钻了牛角尖,很快便能出来,自己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可是现在,他很怀疑,自己还有没有机会等到他适应身份的转变,重新接受自己。

       他和他十二年的分离,他和他十二年的相守。

       新晋太子殿下的危机感,空前严重起来。

 

     “咱们这位太子爷离去时的脸色,比平日里更黑了几分呢。”蔺晨没正形的靠在梅长苏身上,摆弄着手里的酒壶,“你打算欺负他到什么时候?你就真的舍得?”

       梅长苏嫌弃的去推他:“有什么舍不舍得的?不日景琰便要大婚,他已是监国太子,接下来便可步步掌稳朝政,然后等着谢玉的死讯报入京城,等着夏江落网…他还有那么多大事需要殚精竭虑,哪有功夫去管什么小情小爱?”

       蔺晨闻言凑近来看他,几乎和他眼贴眼。

     “若真像你说的这么无所谓,那你这副要死要活的苦瓜脸给谁看呢?况且,你怎知在他心里,最重的是何物?”抬手阻止梅长苏分辨,蔺晨叹息道:“长苏,你最大的毛病,便是不给别人选择的机会,把你自以为最好的强加于人。你又如何得知别人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那都不重要,”梅长苏喃喃道,“我当然知道景琰想要什么,我是最知道他的…”

       语声减低,也不知是究竟想说服对面的人,还是说服自己。

 

     【待续】

 

       其实蔺苏我也吃得下,但是因为这是靖苏的场合,合鸟主免不了要炮灰,就不打蔺苏的tag啦,回头我会单独写蔺苏的场合补偿合鸟主哒(*/ω\*)


评论(26)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