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三]

       

       匪石[一]

       匪石[二]


       匪石[三]


       

       本来,梅长苏以为自己已经给萧景琰铺好了路,他只要照着一出出演下去,万事皆定,自己就可以放心的从他身边消失了。

       只可惜萧景琰从来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儿,上来他就秘密授意御史台弹劾礼部,称太皇太后三年守孝期尚余两年,此时举行太子大婚之仪有违孝道,于礼不合,至少也要等三年守孝期满再另行商议。礼部辩称可以祭告太庙求卜,若圣灵降谕,则大婚之仪后东宫分室,百日内不得圆房,也不算逾矩。两方在朝堂上吵的不可开交,太子听了半响,只淡淡说了句我大梁历来以仁孝治国。礼部一听这话里话外是太子殿下不愿意大婚啊,可大婚是陛下的意思,礼部也不敢退缩,是以此事便僵持不下了。

 

      下了朝消息立刻传到苏宅,梅长苏气的直接扔了手里的书,立即吩咐出门。

       黎纲看他气冲冲的往外走,蔺晨也不言语,抄着手靠在廊下事不关己的样子,一脸忧虑的凑过去问他:“蔺晨少爷,您看宗主发那么大脾气,您也不劝劝?”

       蔺晨斜眼看他:“他这个脾气我是治不了,得上猛药才行。他不就是找猛药去了么?”

 

       萧景琰见梅长苏居然主动来东宫,自然很是欢喜。然而听他上来便是“殿下不该胡闹”“至少也该与苏某商议”,一颗心越来越沉。

       梅长苏见他把后槽牙咬的死紧,面色可怕,便住了口。一时两人仿佛赌气般谁都不瞧谁,气氛颇为沉闷。

       良久,萧景琰才开口:“若我事先和你商议,你会同意吗?”

     “自然不会!”梅长苏急道,“太子妃是陛下指定的,她是柳大人的孙女,柳大人乃中书令,文臣之首,且不说这门婚事对殿下有莫大的好处,若殿下拒不成婚,岂不是不给陛下颜面?”

       萧景琰似乎已是怒极,在殿里大步走了几个来回,拼命想抑制住冲动,然而终究还是忍不下,一把抓住梅长苏的胳膊把他禁锢在身前。

     “那么你呢?我大婚了,你怎么办?”

       梅长苏被他吓了一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怔跟着重复了一遍。

     “我怎么办?”

     “对,你怎么办?小时候我什么都作不得主,现今能做主了,你还非要我娶我不喜欢的人吗?小殊,我只要你!”

 

       梅长苏看他眼神狂热,被他紧紧攥住的手臂也传来阵阵滚烫的温度,少有的生出茫然无措之感。他从知道萧景琰不愿意大婚开始想的就是这样会触怒陛下,与他们筹谋的大事百害而无一利,却从来未曾想过单单对他们二人而言,大婚意味着什么。

       那位未来的太子妃素有贤德之名,他二人成婚,也可定定景琰的性子,让他遇事不再急躁。然后他二人再生一堆孩子,欢欢喜喜和和美美,那可真是……真是好的很啊……

       萧景琰看他面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满目凄惶,连身子都在微微发抖,知道自己把他逼得太紧,心疼的一塌糊涂。可他又必须硬下心肠,他深知梅长苏看上去并不强硬,但却坚定到不给自己其他念想,对自己比对别人更狠,是以非逼得他正视自己的内心不可。

     “小殊,你看着我,你就真的愿意我一辈子和别的人在一起吗?”

       梅长苏嘴唇抖动,努力想要稳住自己。

     “殿下是大梁的储君,立妃和诞育子嗣更是大梁立国之本……”

     “又不是说我不成婚无子嗣大梁就无以为继。兄终弟及难道史书中记载的还少吗?只要大梁始终姓萧,继位的是不是我的子嗣又有何干系?”

     “淮王闭门读书不问政事,豫王软懦身有残疾,试问殿下敢将大梁交托到哪一个手里?”

     “淮王和豫王膝下皆有所出,从幼时细心调教,必能挑出治国之才。”萧景琰深深望进梅长苏眼底,“小殊,我不是一时冲动,未来该当如何我也有仔细打算,你就听我一次,好不好?”

       然而这个好字,仿佛重逾千斤,梅长苏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就算殿下拖得过一时,两年之后,再去找什么理由?况且,现今还没到和陛下针锋相对的时候,殿下此时就不遂他的心意,难保不生变数。”

    “好,”萧景琰咬牙道,“你非要我立妃,我立就是了。只是,我会事先与柳氏说清,她和她的家族自有应得的荣宠,然而其他的,我给不了,只因我的心已给了别人,再容不下她一分一毫。若她不介意,我随你的心意成婚便是!”

       他虽然态度强硬,心内已是心酸委屈至极,说完便红了眼眶,强撑着拼命眨眼不肯掉下泪来。

       梅长苏最见不得他这个样子,胸中热辣酸楚,五味杂陈。他知萧景琰爱自己极重,却想不到他居然执拗至此。他也并非不想一直陪伴在景琰身边,然而,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一时间,只觉得所有的气力被抽的干干净净,疲累劈山倒海般袭来。

    “你爱怎样便怎样吧……”梅长苏长叹一声,抬手抚上萧景琰的面庞。“只是,我可不记得以前景琰你这么爱哭……”

       萧景琰乍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就这么被他叫出口,不由得心中激荡,再也忍耐不住,欺身上前吻上自己朝思暮想的双唇。

 

     【待续】

 

       在作者的脑洞里,太子妃,可能有,然而萧景琰只会和太子妃相敬如宾,一个指头都不会碰她,更不会有孩子。因为萧景琰一根筋,一生一世一双人,认准了,就再也不会将就别人。就是这么任性 (ฅ´ω`ฅ)



       

评论(21)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