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八]

       


       匪石[一]    匪石[二]    匪石[三]    

       匪石[四]    匪石[五]    匪石[六]    匪石[七]


       

       匪石[八]

 

       梅长苏溜到东宫的时候,蒙挚刚刚离开。

       蒙大统领却不是自己要来,而是被太子叫来的。太子殿下车轱辘话翻过来覆过去的说了半天,其实就一个意思,务必保证小殊的安全。蒙挚劝慰得口干舌燥,就差立下军令状,若小殊少了一根头发,提头来见了。

 

       梅长苏只要肯主动去东宫,萧景琰一向无比欢喜。然而这一次,却只是痴痴的看着他,未及开口先红了眼眶。梅长苏本来极为紧张焦虑,一看他又要哭,不由更加头痛。

       头痛归头痛,人还是得安抚。

      “你这十三年是越活越回去了,小时候还知道说男人老狗,流血不流泪,现如今动不动就哭的梨花带雨。大梁未来的天子原来是个哭包,说出去我都替你害臊啊。”

       他越是说的轻松戏谑,萧景琰心里越是难受。他试探着去拉梅长苏的手,见他没有闪躲,便将他整个人拉过来紧紧抱在怀里。

      “小殊,我后悔了!我还是舍不得!你别去了!我们总能想出法子的!”

       梅长苏轻轻拍着他的背:“都这时候还胡闹什么,你虽尚未登基,但‘君无戏言’四字,已该时刻谨记。往后行为处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切不可由着性子乱来了。”

      “我本意是要蔺晨一同拦住你,哪知道他居然会答应你去!早知如此,我就该直接把话说死,无论如何不许你去也就是了!”

 

       梅长苏心知跟他这样纠缠不清不是办法,况且今夜来尚有事要办,一咬牙决定直奔主题。

      “这样站着说话冷得很,不如我们抵足而卧,拥被而聊?”

       萧景琰闻言急忙去摸他的手:“冷吗?我这屋子四角都放了火盆,整日里都烧的热热的,就怕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沈追蔡荃他们都说热的呆不住人,怎么你还觉得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梅长苏面红耳赤的甩开他的手:“我说冷就是冷!”然后噔噔噔走到床边,脱了外衣鞋子拱进被子里。见萧景琰还呆呆站着,不由气道:“傻站着做什么!还不上来!”

       萧景琰急忙爬上来一同钻进被子里,让他舒舒服服的靠在胸前,这才小心翼翼的问:“还冷吗?夜里凉气下来就是冷一些,要不今夜就不走了吧?”

       梅长苏寻思水牛好歹也没有傻到底,低如蚊呐的嗯了一声。

       得他应允,萧景琰大为放心。“我本来今晚想去找你的,就怕你气我优柔寡断不愿见我。小殊,只要牵扯到你,我心里就乱的狠,没个准主意……”

 

       梅长苏见他真是盖棉被纯聊天的架势,不由得欲哭无泪。萧景琰对自己情深几许,自己自然知道,可是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送到他床上来了,这傻子怎么就不明白呢!心下发狠,索性豁出去了,上手便去解萧景琰的腰带。

       萧景琰吓了一跳,急忙按住他的手,一脸的莫名其妙:“小殊,你要干嘛?”

       梅长苏也不答话,恶狠狠的去亲他,结果用力过猛两个人牙齿撞到嘴唇,痛的都叫出了声。

       出师不利,直把梅长苏气的想把萧景琰一脚踹下床去。他翻身把自己整个连头带脸裹在被子里埋成蛹状,再不理萧景琰。萧景琰去扯被子,他就紧紧拽住不松手。

       萧景琰也不用力扯,把他连人带被子一起抱着,贴着被子问:“小殊,你是不是想……”

      “滚。”梅长苏闷闷的回答。

      “你不知道,我想要你都快想疯了……”萧景琰隔着被子一下一下吻他。“可是我不敢。我怕你疼怕你委屈,只要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让我能亲亲你抱抱你,我已心满意足了……”

       梅长苏忽的一下掀开被子。“怕我疼,大可以放着我来!”

       萧景琰笑的促狭:“只要你愿意,我大可任君采撷。”

       梅长苏一见他笑意便知他心中所想,不由得恼羞成怒:“我又没什么正妃侧妃!我就是没有过…那什么!怎样!”说着又要钻回被子里。

       萧景琰哪容得他回去,死死抱着他,只觉得他连房*事两字都羞于说出口,委实可爱的紧。“若你真的想,来日方长,等你班师回朝,得胜归来,我保证让你下不了床……”

      “来日方长”四字听在梅长苏耳里,刺心无比。他强按下心头翻涌,凑上去轻轻吻了吻萧景琰。

      “我不愿等来日,我只想有花堪折直须折,今朝有酒今朝醉。”

 

      【待续】

 

       这次我终于记得写:这是HE!相信我!就算出征了,也会有办法HE的!

       本来觉得这一章能写到肉,但是总得有剧情发展吧,不能见面就提枪开干吧,所以容我下一章再炖肉(๑•̀ㅂ•́)و✧



评论(39)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