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九]


     匪石[一]    匪石[二]    匪石[三]    匪石[四]

     匪石[五]    匪石[六]    匪石[七]    匪石[八]


     

       匪石[九]

 

       *NC17预警


       萧景琰平日里待梅长苏真真儿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便是在梦里做了那旖旎之事,醒来也觉亵渎了他大感歉疚。此时心尖尖儿上的人主动投怀送抱,直把萧景琰惊得犹恐仍在梦中。然而他只要想到明日梅长苏即要出征,便觉心痛如绞,如何舍得他再受一点委屈?是以他还欠身离梅长苏身子稍远一些,不敢四肢交缠,只擒住了他送上来的唇细细碾磨,柔声道:“你明日便要长途奔袭,现在做这个未免太过辛苦,等你回来,由着你爱怎样便怎样,好不好?”

       梅长苏之所以往日待他有所保留,不肯随心而为,皆是因为自知时日无多,不想萧景琰为情所困,来日悲伤过度。然而形势陡变,自己出征北境,虽对战局十拿九稳,自己的死却再难瞒住他分毫。既然今日一别即是永诀,便想索性随了两人的心愿,再不留遗憾。

       梅岭之前,他年岁尚幼,又打小儿便被父亲扔在军中,没多少机会和京中的公子哥儿们厮混;梅岭之后,遭逢巨变,身心更是半分不曾沾染过情*欲。是以今夜实在是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前来,结果萧景琰左一个来日方长,右一个等你回来,直听得他五内俱焚,心中气苦,咬牙道:“你既不想要,那我走了。”说着便要起身。

       萧景琰怎能放他走,赶忙紧紧把他箍在怀里:“我是心疼你,你非要做我做就是了,你…你别跟我生气……”

       听他说的可怜,梅长苏明白是自己把他逼得患得患失,立时愤懑尽去,只余一丝柔情缠绕心头,低声道:“哪里就生气了,你这人,就是半点情*趣也无。”

       萧景琰见他神色转霁,这才放下心来。“要不你从小都叫我水牛呢。”


       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


       

       事毕之后,梅长苏已瘫成一汪春水,再没有去缠萧景琰的力气。萧景琰吩咐内监取来热水更换床铺,给梅长苏清理之后又细细的帮他上药。得亏他既有耐心又懂得克制,梅长苏后*穴虽红肿不堪,好在并未出血。梅长苏倒是乖的很,由着他摆弄,只是明明累的连眼睛都快睁不开,却不肯睡去,强撑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话。

       他哄着梅长苏要他放心去睡,早上自己自会把他叫醒送他回去,必不会误了事,梅长苏只怔怔的看着他,然后把他抱得死紧,低声说:“今日一别,不知…不知几月后才能相见,我只想和你多说会儿话……”

       梅长苏甚少对他如此直白,萧景琰一时语塞,也不知是喜是悲。两个人好容易抛开一切心意相通,却立时便要分别。只盼永夜无尽,黎明不至!他强压下心头翻涌,轻轻抚摸梅长苏柔顺的黑发:“小殊,等你回来,我一时一刻都不要再和你分开。你定要竭尽所能,安然无恙的回来,陪在我身边,亲眼看我开创一个不一样的大梁天下,好不好?”

       梅长苏深深看进他眼底,看了良久,久到萧景琰觉得自己怕是等不到回答了,梅长苏终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珍而重之地说:“当然。”

 

       回到苏宅,蔺晨看梅长苏委顿不堪,站都站不稳的样子,气的破口大骂:“我让你去,也就是让萧景琰尝个鲜儿,结果他非把你做到油尽灯枯x尽人亡吗!”

       梅长苏懒得和他吵架,皱眉道:“不管景琰的事,是我逼着他的。”看蔺晨吹胡子瞪眼痛心疾首,又加了一句:“你有功夫骂人,不如施展你的回春妙手,给我按一下啊,我腰痛的很。”

       虽然嘴上骂着“不知自爱”,蔺晨仍是把他小心扶了进去。只是按摩起来下手黑的很,直把梅长苏捏的吱哇乱叫。虽然被他按得苦不堪言,好歹勉强也可上马了。加之事后萧景琰给他仔细上过药,后*穴酸胀避免不了,却没有疼痛之感。

 

       金陵城门大开,大梁兵将列队而出,军容肃杀。梅长苏知道城门之上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始终追随着他,却不肯回头去看。

       最后一次,他终是又骗了他。

       且把儿女情长暂收,便让他运筹帷幄,驰骋疆场,去为萧景琰换得北境未来十年的安宁吧。

       正待打马扬鞭,蔺晨忽然跃至马后,越过他扶住了缰绳。

     “你既不肯坐马车,好歹让我和你同骑,你也可放心闭目养神。未来会很辛苦,你必须抓住一切能休息的时间,不要逞强。”

       梅长苏放软身体向后靠去,听话的闭上了眼睛:“蔺晨,谢谢你。”

     “你我之间若要言谢,实在是生分了。驾!”蔺晨催动坐骑,向前驰去。

       现在刚出城门没多远,萧景琰必能看到。

       蔺晨得意的想。

       就不信气不死他!


       

     【待续】

 

       我终于完成了这一章,自己也差不多x尽人亡了。

       匪石每章大概1K2到1K8字不等,这一章生生写了5K8……

       写到4K的时候,电脑挂了,再也开不了机,急的我只想打开窗户跳下去。当时已经夜里十点多,企图重装系统,装了俩钟头未果,今儿早上冲去电脑医院才算救了回来。

       当时还想,假如硬盘损毁文章没了,我就跟loft再见了。

       所以,不要怪我吊大家胃口吊了两天啊(;´༎ຶД༎ຶ`)

       最后例行喊话:这是HE!这是HE!这是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评论(88)

热度(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