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十]


       匪石[一]    匪石[二]    匪石[三]    匪石[四]    匪石[五] 

       匪石[六]    匪石[七]    匪石[八]    匪石[九]


     

       匪石[十]

 

       *这次我要把例行喊话放在开头:这是HE!这是HE!这是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勇敢的看下去吧骚年!

 

       大梁元佑六年冬末,北燕三战不利,退回本国,大渝折兵六万,上表纳币请和,失守各州光复。

       对于百姓、朝臣和皇室而言,这是一场完整的胜局,强虏已退,边防稳固,朝堂上政务军务的改良快速推进着,各州府曾被摧毁的家园也是慢慢重建。当朝太子勤民听政,宵衣旰食,整肃朝纲,激浊扬清,人们越来越多的将他与当年受天下敬仰的祁王相提并论。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萧景琰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不顾一切的耗空自己。

 

       蒙挚是眼看着梅长苏没了的。

       战场上翻云覆雨的林殊比金陵城里阴诡莫辨的梅长苏更可怕。当时大渝再无威胁,战事已至尾声。梅长苏每日要拉着他讲许多事,从蒙挚部和尚阳军部如何整编,到北境沿线如何布防,再到年轻一辈的将领各自长处短处如何调配。怕蒙挚记不住,还逐一详细写下。蒙挚担心他操劳过度,劝他收聂心神他也不听,只说的愈加郑重。

       诸事交代完毕,他才轻描淡写的说,不用把我带回去了,省的景琰看了伤心。就让我留在梅岭吧。

       蒙挚这才明白,他已至油尽灯枯。

       然而不管他咆哮也好,暴怒也罢,蔺晨,黎纲,甄平,宫羽,没有人来劝他,也没有人企图去延续梅长苏的生命。

       大家只是默默的等他发泄完毕。

       于是他自己也泄了气。

       梅长苏又交代他,我的事不能当着众人说,你得私下告诉景琰,最好有静妃娘娘在场。他必然要疯一场,你们只要他切记,他说要开创一个不一样的大梁天下,不能食言。

       末了,交给他一个古朴雅致的小盒子。

       告诉景琰,珍珠我带走了,这是给他的回礼。

 

       梅长苏安安静静的睡了。

       一夜之间,苏宅同来从军的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蒙挚浑浑噩噩的想,我答应过殿下,小殊一根头发都不能少的。

       可是小殊没了。

 

       我不相信。

       萧景琰面无表情的回答。

       他答应我会安然无恙的回来!他答应我会一直陪在我身边!他的声调越来越高。

       他答应过我的!

       说着他就要往外冲。

       你说他在梅岭,我就去梅岭把他带回来!

       蒙挚扑上去死死抱住他,静贵妃也上来拦他。

       小殊是怕你伤心太过,景琰你…你别辜负了他一番苦心…

       我为什么要伤心!萧景琰犹如发疯的困兽,目眦尽裂,眼底血红。

      小殊不会死!他怎么敢死!

      小殊说珍珠他带走了,他让我给殿下带了回礼!

      蒙挚这句话终于让萧景琰顿住身形。

 

       打开盒子,静静的躺着一只赤焰手环。

       许是被摩挲的久了,棱角都已圆润。明明该是冰凉的物件儿,却好似滚烫炙热的萧景琰把握不住。他细细的,一遍又一遍用指腹碾磨过上面刻的林殊二字,眼泪终是喷涌而出。

       小殊说,我只想今朝有酒今朝醉。

       小殊说,你别出去。

       小殊说,我只想和你多说会儿话。

       小殊当时已知道,此去即是永诀吗!

       为什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他蒙在鼓里!

       萧景琰哇的呕出一口黑血,点点滴滴溅在赤焰手环上。他慌的赶紧去擦,可是血越溅越多,怎么都擦不干净,眼前愈渐模糊…

 

       

      【待续】

 

       不收刀片,不收快递(手动再见

       这一段儿避也避不开啊(;´༎ຶД༎ຶ`)

       说HE就HE,绝不会人鬼殊途,不要被一时的虐吓退!后边儿还有待续呢! 

       再加一句,待续是柳暗花明,不是继续虐啊!


评论(64)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