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十一]

     匪石[一]    匪石[二]    匪石[三]    匪石[四]

     匪石[五]    匪石[六]    匪石[七]    匪石[八]

     匪石[九]    匪石[十]


     匪石[十一]

 

     *这一章,我觉得仍然需要把例行喊话放在开头:这是HE!这是HE!这是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自那次昏厥之后,饶是静贵妃精心看护,萧景琰仍然大病了一场。

       病因太医院都可以诊出,悲痛过度五内郁结,然而缠绵了月余都不见好。他这是心病,无药可医,需得自己开怀,此其一;更严重的是,这位太子殿下丝毫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病中依然接见朝臣、批阅奏章至夙夜不寐。静贵妃曾经亲自熬制了安神的汤水给他服下,结果萧景琰被哄着喝了一次睡了大半日之后,再不肯服食任何药剂,大有杜鹃啼血、蜡炬成灰的架势。最后还是静贵妃声泪俱下以死相逼,萧景琰终是放弃了折磨自己。

 

       他时常在东宫的一间素室中彻夜不眠的抄写本次战事中那些亡者的名字,从最低阶的士兵开始抄起,笔笔认真。可是每每写到最后一个名字时,单单写了一个木字边,便再也无法落笔,悲痛难以自抑,唯有弃笔伏案恸哭。

       他曾问蒙挚,小殊最后有没有什么话对他说。

       蒙挚告诉他,小殊说,殿下曾经许诺,会开创一个不一样的大梁天下,那就切不可食言。

       萧景琰惨然道,他对我还真是算无遗策,到了也要给我套这么大一个枷锁,不许我随他而去。我应承他的事,哪一次不作数呢。

       他又问,蒙卿,你有没有梦到过小殊。

       不待蒙挚回答,他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

       我把小殊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一字一句,掰烂了揉碎了,反反复复的想。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思他如狂,为何故人不肯入梦?他……他是不是怨我?他可以让所有人知道他是小殊,唯独不让我知道;他可以让所有人知道他时日无多,唯独不让我知道。他……是不是嫌我没用?

       蒙挚担心他又魔怔,赶忙解释。小殊不怕所有人知道,唯独瞒着殿下,正是因为殿下在他心中地位不同,他怕殿下伤心难过,殿下切不可忧思过度。若小殊知道殿下因为伤痛太过作践自己的身体,那该心疼成什么样子啊!

       既然心疼,那就当面来骂我啊!骂我没脑子,骂我冲动急躁,骂我思虑不周,骂我什么都好……

       他看蒙挚一脸焦虑,居然笑了笑。

       你放心,我既然许小殊海清河宴,四海升平,那就必会终我一生,倾力做到。

       我只恨,这一生太长。

 

       元佑七年秋,梁帝驾崩。守满一月孝期,萧景琰正式登基,改年号为承圣,奉生母静贵妃为太后,立太子妃柳氏为皇后。因新帝无嗣,朝中诸臣数次上表,恳请陛下采选秀女,充盈后宫,皆被萧景琰以国丧期间,有违孝悌为由拒绝,却要求淮王豫王膝下未及总角之年的王子一并进入太学,指派名师宿儒,悉心教导。

 

************************

 

       承圣二年春。

 

       世上凡是听过琅琊阁之名的人,都知道它位于琅琊山顶,是一处美轮美奂的风雅庄园。园内亭台楼阁,秀女灵仆,园外青松竹林,清泉成涧。天南海北、水陆两行的人都可以很轻易的到达这里,可以很随意的出入它的门庭。无论你想知道什么,只要带着足够的银子进到琅琊阁内,就能得到满意的答案。

       然而,却有一个很奇怪的客人,明明到了琅琊阁,却不肯进去。

       他只是站在琅琊阁西北角的山坡上,成日里痴痴看着从不肯对外人开放的后院。一看就看了三天。

       后院里其实既无美女也无宝藏,不过有一个穿着宝蓝色衣服,系着宝蓝色发带的少年。

       这少年仿佛整日里闲不住的样子,在各屋房顶窜来窜去,手里经常拿着不知何处折来的花儿。每到正午春日温煦的时候,他会从屋里将一个穿的毛茸茸、完全不似在过春天的青年抱到院子里,晒半个时辰太阳。

       那个青年似乎身体很差,皮肤白的近乎透明。虽然看起来身材修长,少年抱起他来却毫不费力。他虽然被厚重的衣服裹的密不透风,还是能看出衣物都是宽宽大大的套在他身上,而他本人瘦成了一把骨头。

       每次这个青年出现,山坡上的人都激动的难以自抑,必须得把拳头死死咬在嘴里,才能抑制住自己全身的颤抖。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狂声嘶吼,还是嚎啕大哭,只能死死盯住院子里的人,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生怕一眨眼,那人便会消失。

 

       山坡上的这人穿着墨色的长衫,又站在树荫竹影里,常人便是盯着那个方向使劲看,也未必能看出那里有人。是以三天了,也没有人来打扰他。

       然而琅琊阁的少阁主自然不是常人。

       第三天,蔺晨抄着手施施然的走了过来,装模作样的行了个礼。

      “我等了三天,陛下都不来找我,那我只好来找陛下了。”说罢示意那人跟上,转头就往山坡下走去。

       走了两步,却发现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脸的犹豫不决,不由笑道:“你都偷看了长苏三天,却连靠近都不敢,莫不是近乡情怯?”

 

      【待续】

 

        昨天见识了刀片大全(手动再见

        你们逼得我简直想写“从此皇帝和竹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完。”这一句话了事_(:з」∠)_



评论(49)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