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十二]

       匪石[一]    匪石[二]    匪石[三]    匪石[四]

       匪石[五]    匪石[六]    匪石[七]    匪石[八]

       匪石[九]    匪石[十]    匪石[十一]


     

       匪石[十二]

 

       那犹豫不决之人,正是登基尚未满一年的大梁天子,萧景琰。

      “小殊不让我知道他还活着,自有他的理由。我又何必让他为难……”

      “口是心非这套在我这儿没用啊。”蔺晨翻了个白眼儿,“就是你要见他,也得我答应才行。你婆婆妈妈磨磨唧唧的我可走了啊。”说罢真的转身就走。

       萧景琰知他有话要说,也有太多事情要问他,只得跟着他进了琅琊阁。蔺晨果真没把他往梅长苏所在的院落带,另进了一处厢房。

      “你必定有很多问题要问,这里的规矩你也知道。”蔺晨笑嘻嘻的伸出一根手指。“一个问题一万两银子,你别着急说话,我知道你身上不会带那么多银票,但你的人都在山下,你不带,他们不会不带。天子一诺千金,我也不怕你赖账。”

       萧景琰点头应允,上来就问道:“小殊现在身体怎么样?我看他似乎比以前更怕冷?出入都是飞流抱着,他是不是……是不是……”至于是不是怎样,萧景琰咬牙咬了半天,也不忍说出口。

       蔺晨无奈扶额:“你这到底算是几个问题?我还以为你会先问长苏怎么没死。”

      “那都不重要!只要人还在就好,我只想知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算了算了,就知道你这人一牵扯到他就全无章法可言。你也不用问了,我都告诉你便是,反正用得着你的地方多的是,琅琊阁总做不了亏本儿的买卖。”

 

       原来,蔺晨一早便想到,火寒毒既然能化解掉乌金丸之毒,那么也应该有可能化解掉冰续丹之毒。虽然冰续丹毒性比之乌金丸更甚,可火寒毒乃天下奇毒之首,若能够激发火寒毒的毒性,那么或许可孤注一掷。

       他其实并无十足的把握,是以连梅长苏都没告诉,况且全面激发火寒之毒的毒性,梅长苏的身体能否承受也未可知。所以这一招,实在是置之死地,却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生。

       眼看三月之期将至,战事已至尾声,他先行尸解之法,令梅长苏进入假死状态。只要施行此法,呼吸、血液流动、甚至心脏跳动都会停止,皮肤温度也会消失,可以说,跟尸体几乎没有两样。呼吸,一天只需一次,心脏跳动,也是一天一次。如此一来,冰续丹要毒发便可拖过不短的时日。众人皆以为梅长苏已逝,当晚他便将其带走,用最快的速度返回琅琊阁。

       蔺晨并不在乎江左盟众人会不会发现,他真正想要瞒住的,是蒙挚。

       骗过了蒙挚,就骗过了萧景琰。

       若此法不成,梅长苏死的透透的,一了百了。若一旦成功,梅长苏便再不用为萧景琰煎熬心血,他余生的每一日,都可以真真正正为自己而活。

 

       萧景琰听到此处,终于忍不住问:“那你又为何让我知道小殊尚在人间?以你的手段,若真想瞒我,自有办法瞒的滴水不漏。结果半年内聂锋聂铎卫峥这些赤焰旧部频繁出入琅琊阁,摆明了想让我知道小殊就在这里。”

       蔺晨哼了一声:“他现在还在这里,我的法子自然是成了。然而,火寒之毒一经激发,于他的身体损伤极大,我足足用了大半年时间,才勉强保住他这条命,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他现在的情形,比当初在金陵的时候还差了一大截,寒疾即使不在冬日也频繁发作,可说是朝不保夕。”

       萧景琰急道:“可你总归会有办法的,是不是?”

       蔺晨没理他,接着说自己的:“长苏醒来之后,很乖,很听话。他从来没有这么听过我的话,既不提你,也不打听外面的情形。只是,”蔺晨咬牙切齿的瞪着他,若目光可以幻化成剑,仿佛恨不得在他身上戳上十七八个透明窟窿。“他一旦病发昏迷,反反复复叫着的,就只有你的名字!”

       萧景琰腾地一下站起来,似乎便想拔腿冲出去,冲到他朝思暮想的人面前,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再不与他分开。然而他牙根紧咬苦苦忍耐,忍至额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至颤抖,终是生生忍住。他长吐一口气,毅然道:“请蔺晨先生许我一月之期,一月之后,我必会重返琅琊阁,守护在小殊身边,再不离开!”

      “一个月?”蔺晨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朝不保夕?”

       萧景琰二话不说,提起衣摆扑通跪下,唬的蔺晨赶忙躲开:“你好歹也是一国天子,只跪天地亲师,没得折了我的寿!”

       没理他的不正形,萧景琰珍而重之的行了一个礼:“只求蔺先生,无论如何保全小殊,我星夜兼程,也许不足一月便可返回!”说罢一撂袍角站起,竟是不等蔺晨答应,便欲直接离开。

       忽听窗外有人悠悠叹了一口气。萧景琰如遭雷击,被死死钉在原地,再也无法挪动脚步分毫。

      “景琰,你来都来了,却不肯和我说一句话,便要走吗?”

 

      【待续】

 

       总觉得让萧景琰自称朕怪怪的,就当他微服私访不欲为人所知,依然自称我吧。

       例行喊话:这是HE!这是HE!这是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虽然不想剧透,为了人身安全还是说一句,我让酥胸把便当都吐了,怎么也不可能让他再吃下去,不要喊虐了啊!



评论(25)

热度(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