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靖苏]匪石[十五][终章]

       


       匪石[一]    匪石[二]    匪石[三]     匪石[四]

       匪石[五]    匪石[六]    匪石[七]     匪石[八]

       匪石[九]    匪石[十]    匪石[十一]  匪石[十二]

       匪石[十三]  匪石[十四]


       

       匪石[十五]

 

       五月末,萧景睿自南楚赶回大梁,带来了偶然于南楚皇室书库中觅得的西晋王叔和《金匮玉函要略方》善本,上面详细记载了寒蚧虫的习性功用,火寒之毒的病征病状,甚至还有冰续草的用法。书中所言和琅琊藏书阁中并无二致,需要找十位功力精熟气血充沛之人与病者换血,洗伐之后,病人可获重生,但这十名献血之人将会血枯而死。

       然而,此段旁边不知被何人做了批注:火寒之毒在体宛若以身育蛊,若只得一蛊,毒性霸道难驯,强行去除则施法之人尽死。然则若引奇毒入体,数蛊相残,火寒之毒胜出,便如蛊王,已与宿主呼吸相合,此时除去,如瓜熟蒂落,则宿主和施法之人皆无事。只是世间奇毒,比之乌头砒石更甚者已难得见,火寒之毒更难得见,若毒性不足十层,则数毒相食,未必胜出;若毒性已足十层,未见奇毒,身已致死。如此机缘,岂是常人可遇?

 

       乌金丸冰续丹,哪一个是乌头砒石可比?梅长苏的火寒之毒,可不正是十层?萧景琰大喜,立时便着手为梅长苏解毒。十位运功解毒之人顷刻之间便已就位,倾举国之力冰续草不日便被寻得送至京城。难的反倒是要梅长苏保持神智清醒。晏大夫和蔺晨双管齐下,一边金针刺穴一边以冰片连翘等药物使他不至昏迷。飞流以熙阳诀从旁护法,萧景琰更是寸步不离他身侧。但凡梅长苏因为嗅到血腥之气意志动摇,他便一遍遍在他耳边重复此法极为稳妥,与人无害,要他为了自己务必坚持下去。

       解毒耗时甚久,然而在众人协力之下,终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梅长苏已是疲累至极昏睡过去,萧景琰知道他不过一时虚弱,终将一日一日好转起来。长久以来自己日不能安,夜不能寐,每时每刻都在害怕梅长苏忽然撒手人寰,今后终于可以和他长相厮守,自是喜不自胜。

       梅长苏惦记为自己换血的十人,神智稍一清新便想去确认他们的身体状况。萧景琰告诉他原本就怕他担心,这十人并未离京,就在皇城内将养,于是便请来与他相见。众人皆表示感念梅宗主高义,能出绵薄之力义不容辞。梅长苏见众人只是脸色略差精神萎靡,却仍中气十足,显见并未伤及根本,与他们相比,自己反倒憔悴虚弱的多,略略放下心来。此后又见了数次,直到这些人身体恢复,相继离京。

 

       萧景琰接到通报,最后一人也已离开,心头微微一松。少顷,又觉烦乱起来。他强压下起伏不定的心绪,看看时辰梅长苏差不多午睡该醒了,便离了武英殿往养居殿走去。

       他并未乘坐銮驾,只慢慢的走着,一边走一边盘算,反复推演几遍,觉得实在没有什么纰漏,深深吐出一口气,步履坚定的走向前去。

       转过假山,却看到蔺晨正在千鲤池边喂鱼。萧景琰心中一动,挥退众人。

      “恭喜陛下,至此,算是事成一大半了。”

       萧景琰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这件事,终我一生,半分都放松不得,断不会掉以轻心。”

      “从长苏重返金陵你便开始筹谋,只是要瞒过长苏没那么容易,所以才拖了这么久。直到你明白长苏的身体已经拖不起,才不顾一切的强行开始你的计划。”

      “想瞒住他,实在不容易。”萧景琰叹道。

      “萧景睿是个实心的孩子,你自然不会将计划告诉他。所以,他确实是‘恰好’发现了那本书。”

      “想要造假做旧,却不是太难。”

      “不管是十位功力精熟气血充沛之人,还是冰续草,其实早已到了京城,只待你的计划开始。其实我应该说,是二十位才对。”

       萧景琰目光如炬,瞥了他一眼,并未答话。

     “陛下的眼神,该不会是想灭口吧?”蔺晨装模作样的跳开一步。

     “我连剩下的十个都没杀,为什么要杀你?”

     “陛下不但不杀他们,还大费周章,将他们的亲族旧友全部遣散,尽数换上陛下的人。只为了任谁去调查,都调查不出,他们十个,其实都是双生子。”

     “我也曾想过易容之法,然而只有存在真正长得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人,才有可能瞒他一辈子。”

     “若长苏真的有心调查,必绕不过江左盟的人。在这件事上,黎纲甄平和你串通一气,就算真有什么蛛丝马迹,也会帮你掩盖。”

     “毕竟我们都希望他能活下去。”

     “这法子虽然兴师动众,我却未必做不到。”

     “我知你做得到。”

     “但是我却从未想过要做,只因我知道长苏宁死也不愿。”

     “是,他说过,你从不会忤逆他的意思。”

     “没错,我总顺着他的心意。”蔺晨仿佛有些恍惚。“他要平反昭雪,我依他;他要回到金陵,我依他;他要替你出征,我依他;他要回到你身边,我还是依他……”说着他摇了摇头,似乎是想摆脱胸中的郁结之气。“然而你想没想过,纸终究包不住火,即使你做的再滴水不漏,也难保他没有知晓真相的一天?”

      “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留住他,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他要怨,就来怨我好了,我只求他好好活着,旁的什么都不在乎!”

      “我从不舍得勉强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情,也许,这就是我终究输给你的原因吧……”蔺晨忽的一拍手,脸上所有的不甘不舍消失不见,又恢复了往日轻佻的模样。“眼下诸事皆定,我终于可以功成身退啦!”

      “你要走?”萧景琰颇为吃惊。

       蔺晨翻了个白眼儿。“少装了,最希望我赶紧滚蛋的不是你吗?火寒之毒已清,长苏已无大碍,只是毒性跗骨这么些年,终究是伤了五脏六腑,会比常人体弱多病些,小心将养也就是了,我还留着干嘛?天天看你俩卿卿我我的恶心我吗?”

       他说的无礼,萧景琰也不着恼。他对蔺晨的敌意确是本能,但若梅长苏身边没有他,又实在放心不下。“你就舍得离他而去?”

      “天下美人儿何其多,我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也就你们俩,认准了对方这棵歪脖树就死不撒手!你跟长苏说,我也不是不要他了,他有你这个大靠山,我没这么容易放过你俩!走了!”

       他竟是说走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萧景琰没料到他居然走的如此干脆,竟连跟梅长苏道别都不肯。他冲着蔺晨离去的方向怔忪了半响,终是复又向养居殿走去。

       进得殿门,发现殿内窗户大开,梅长苏赤足站在窗前,正伸着脖子指挥飞流去采殿外池塘里的莲蓬。萧景琰脸色立刻变黑,大步走过去将他抱起,小心置于榻上,皱眉道:“怎么说你就是不听?窗户开那么大,受风可怎么办?马上就要立秋,地上已有凉气,你连鞋袜都不穿,诚心气我么?”

       梅长苏抬手去揉他的脸:“晏大夫不过说不能着凉,结果你门也不让出,窗也不许开,每日把我闷在屋里捂痱子吗。”他讨好的用鼻尖在萧景琰脸上蹭了蹭,“你看我如今身子已没那么凉,就让我去莫愁湖里泛舟采莲蓬好不好?昏昏沉沉睡了一夏,荷花都没见着,若连莲蓬都不让我采,冬天我可要去挖藕啦!”

       他这般神采飞扬,萧景琰只觉得烦闷全消,便是为他做再多事,生再多愁,也甘之如饴。他轻轻吻了吻梅长苏,柔声道:“不是我这不让你做那不让你做,实在是怕你一时贪凉落下病根儿。你切好生调理,等晏大夫准了,我什么都陪你做,好不好?”

       梅长苏赌气便要挣开:“你看得我比晏大夫还严,他说一句你恨不得说十句!”

       萧景琰牢牢抱住他:“即便看不成荷花,秋日可赏菊,冬日还有你最爱的梅花。我命人好生打理莫愁湖,来年夏天必在荷花盛放之时与你泛舟湖上……”

       听他说来年,梅长苏不由得一愣。

       他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只能打算几个月的日子。

       未来于他,看不到太远,是以他从不敢轻言许诺。此时乍一听来年,只觉得那是十分久远之后的事情,居然被萧景琰这么轻易的说了出来。

       自己,是真真切切的可以日夜陪伴在所爱之人的身边,不止几个月,甚至也许不止是几年。

       梅长苏只觉得一颗心酸胀至极,明明欢喜,却只想落泪。他不欲让萧景琰看到自己流泪惹他担心,便埋首在他颈边,闷闷的说:“你也忒小气了,只是赏花可不行,我还要赏月,赏雪,来年…来年春猎,我还要骑马,又好久没骑过马啦!”

       几句话说完,他的心情终于略略平定下来,忽然想起一事,献宝一样跟萧景琰说道:“我教会飞流唱歌啦,唱给你听呀?”转头冲着窗外高声说道:“飞流,把苏哥哥教你唱的歌再唱一遍!”

       飞流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江南可采莲,

         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全文完】

 

         请无视三石底迪是个音痴的事实23333333

         匪石足足三万字,算是中篇了。

         这篇文,先是诞生于只有两句话的脑洞,然后大体有了脉络,尤其是后半段,从出征前夜开始,是早早就定好的。甚至结尾一章,萧景琰和蔺晨的对话,在行文至中段之前已经被我写了出来。所以,HE这一点,我真的从来没有动摇过。

       专做小甜饼三十年,值得信赖!

       正经的东西写完了,要写构思很久的不正经的东西了,嘿嘿!

       谢谢一直点赞推荐评论的姑娘们,有人喜欢自己写出的文字,实在是三生有幸。

       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105)

热度(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