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凯歌】最好的尚未到来


      【凯歌】最好的尚未到来

 

      *RPS!一切和真人无关!完全是作者的脑洞!

      *延续恋手癖(点我)入戏(点我)的人设和时间线

      *小甜饼,一发完。天寒地冻,吃糖取暖。

 

       胡歌盯着ELLEMEN新放出的硬照,运了足足5分钟的气,才勉强压下心头一团邪火。

       他已经小半个月没见着王凯了。

       上次见面,自己故意昭告全世界,许了他未来的所有的日子。完了王凯跟山影帮一起宵夜又喝了点酒,导致夜里两人闹腾的十分过火,过火到他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脸红心跳腿发软。

       而促使他稍加回味就浑身发烫的罪魁祸首,正在手机屏幕里,一脸无辜的,舔着嘴边的奶油。

       

       胡歌看着他整齐洁白的牙齿,翘起的沾着奶油的舌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王凯的舌头有多灵活,能做多少事,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

       他焦躁的站起来坐下,坐下又站起来,咕咚咕咚灌了一瓶子水,口干舌燥的状况没有得到丝毫缓解。终于还是认命的往洗手间走去,走到一半又折回来拿上手机。

       臭不要脸的拍这么撩人的大片儿干嘛!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胡歌整个人有点懒懒的。然而身上的火熄了,心上的火可还烧的噼啪作响呢,于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喂~~~~”

       王凯接他的电话,总是把喂字拖得很长,尾音要拐上好几个弯儿,好像逗猫一般。胡歌心里一甜,猛然想起自己是要兴师问罪的,立刻做出恶声恶气的语调。

      “弄脑子瓦特啦?还嫌哭着喊着要睡你的不够多吗?你拍那么、呃…那么勾人的照片干嘛?”

       王凯低低的笑声传来。声带振动到鼓膜振动,到胡歌的胃跟着轻轻的打了个滚儿,闹得他有些心痒。王凯笑的很轻,但是胡歌很轻易可以分辨出他笑声里的小得意。

      “你看到睿士的成片啦?觉得拍的好不好?”

      “好你大爷啊!简直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色情到没眼看!”胡歌说的咬牙切齿。

      “这就算色情啦?我可包的严严实实的连脖子都没露。不像有些人,不单秀腿毛,大腿啊,胸啊,胸毛啊,连腹线都露出来给人看呢。”

       胡歌一下子就没底气了。然而他打电话是要发飙的,怎么能这么快认怂。

     “我那是有料!你要是露,细胳膊细腿儿的给谁看!”

     “给你看啊。”

       王凯接的理所当然,一下堵得胡歌无话可说。

       他被这个人的不要脸程度震慑到,还没想出来怎么顶回去,对方就继续往下说了。

      “不过我没觉得你有那么多胸毛,后期P的吧?胸部线条倒是确实不错,不管手感还是口感都很好。”

       胡歌的脸腾的一下烧起来,手机烫的都要拿不住。

      “弄面孔要伐!”

      “歌歌。”王凯忽然收起逗弄他的语气,柔柔软软的叫了一声。

      “嗯。”胡歌本能的点了点头,意识到对方看不到,又加了一句。“我在。”

      “我好想你。”

       甜蜜一丝一丝从心底泛出来,胡歌意识不到自己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不由自主软下声来:“我也挺想你的,再忍两天,就能见着啦。”

      “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注1)”

       胡歌微微一愣,然后极快的反应过来。

      “我还是喜欢那句醒来觉得,甚是爱你。(注2)”

      “那一句已经给所有人都听过了,这一句是专说给你听的。”

      “才一句,太没有诚意。”

       王凯又笑了。

      “你要喜欢,我读整本给你听。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快点见到你,我就不用想你想到疯也只能对着你的腿毛照来一发了。”

       胡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不过想想刚才自己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五十步笑百步,实在没有嫌弃他的立场。他其实不想说出来让王凯得意,可是又想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自己跟他一样每天恨不得唱八百遍思念是一种病,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吭吭哧哧说出来。

      “那个……我刚才也……”

      “我知道。”他刚起了个头儿王凯就打断了他。

       胡歌立刻炸毛。

      “弄又晓得点啥了啊!”

      “知道你欲求不满啊。”王凯说得理所当然。“我听得出来。”

       他那么笃定的口气恨得胡歌牙痒,只想把手机摔到他脸上。

      “弄抖豁了起劲了对伐!”

      “歌歌,”王凯说的一本正经,“往后再想我,不要对着照片撸了,咱们视频吧?不然phone sex也行啊。我这儿实在太偏僻了,出门就是水库,任何娱乐消遣都没有,现在还恨不得大雪封山,连出去遛弯儿都不行,下了戏只能跟房间呆着猫冬。”

       胡歌简直要佩服他调情调的这么义正言辞理直气壮:“你拍打戏上点儿心!注意安全!再见!”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王凯缓缓的把身子放松下来。

       看样子他还不知道。

       电话响的时候他甚至小小的恐慌了一下,生怕以胡歌的性子闹出什么事来。

       不知道就好。

 

       苗姐这两天在他面前一直小心翼翼的,他知道公司正在商量对策。正午阳光拍剧一流,运作明星真不是强项,更别说危及公关了。毕竟,在伪装者和琅琊榜之前,公司旗下也只有演员,没有明星。

       对方也真是够狠,自己除了抽烟喝酒,没有其他不良嗜好,交际也单纯的很,男女关系清汤寡水约等于没有,对方就整了让你反驳都无从发力的一条。

       还真是一条内裤引发的惨案啊。

       以前天涯曾经有鼻子有眼八过他隐婚,现在忽然风向一变,铺天盖地的讲他是gay了。

       性取向跟别的不一样,哪怕全世界都知道你整容,你也可以去医院假模假式开具证明说自己的脸纯天然无公害。可是性取向这玩意儿,除非被拍到床照或者当事人出柜,否则不能板上钉钉说人就是gay。

       同样的,哪怕结婚生子,也不能证明人不是gay。

       况且,说他性别男,爱好男,至少在今时今日,也真没说错。

       性取向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只不过,同性群体意识到自己性取向的早晚,与个人经历、所处的社会和文化环境有很大关联。如果这辈子都没有遇见胡歌,没有拍琅琊榜,王凯想,说不定自己会直一辈子。

       然而他们注定要相遇,注定要相互吸引。

 

       只是这跟他的所谓gay同款内裤可真没有半点关系。镂空莫代尔材质,舒适透气,穿了比没穿还舒服,谁穿谁知道!怎么好好儿的就成了gay同款了!

       好在目前大众的反应还是哪个当红明星没有gay传闻不传gay不够红之类,并且一众营销号同时下场推送类似言论更加激发了观众对于炒作的怀疑,甚至还有网友表示人家是不是gay跟你有一毛钱关系,所以激起的水花不算大,他也就没太往心里去。多谢八卦的科普,从陈坤陆毅佟大为到井柏然陈晓陈学冬,谁没传过gay啊,管你真gay假gay大家不都是不予理会,该干嘛干嘛。

       王凯就怕一条。

       怕胡歌会多想。

       胡歌那么敏感,他很怕他过于担心,更怕会吓得他止步不前。

       他们才刚刚挑明,双方都在小心翼翼的适应关系的骤然转变,既甜蜜又充满不确定,他不希望这个时候有任何因素去动摇胡歌。

       说到底,还是他太在乎。

       因为太在乎,所以不自信。

       既然胡歌还不知道,那么证明这事儿闹得也没多大,冷处理两天,说不定就过去了。

 

       万万没想到,不过两天之后,这件事出了进化版本,开始爆炸式传播。

       王凯怎么也无法理解,不过是一张和朋友再正常不过的聚会合照,竟然能被人别有用心的解读出那么不堪入目的内容。

       他到底是挡了谁的路,要这么往死里黑,脏水铺天盖地泼过来。

       更可怕的是,网路上充斥着人云亦云,不懂得分辨是非曲直,看到什么照单全收的人群。前两天还喊着靖王好帅,人生睡不到靖王还有什么意义,今天就变成原来王凯私生活这么混乱,粉转黑不解释,然后大肆传播。

       见不惯他一夜爆红的人陷入了歇斯底里的集体狂欢。不实信息越传播字眼越不堪入目,对方甚至花了大力气,一到午夜关键字就空降热搜榜榜首。

       终于,各大门户网站全部在娱乐首页挂出了不实信息的相关报道。

       不需要有倾向性的报道,只要原文转发,就已经是毁灭性的。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对于王凯来说,不再是新华字典里轻飘飘的两个成语。

       王凯心再大,也不会天真的以为他重视的人们,父母,亲友,还有胡歌,会看不到了。

 

       胡歌当然看到了。

       不但看到,他简直要气炸了。

       哪怕是他自己经历这些,都不会被气成这个样子。

       在娱乐圈这么多年,胡歌觉得自己已经对于这个圈子的阴暗面见怪不怪司空见惯了。甚至他自己,也没有少受流言偷拍的苦。可是这一次,甚至连狗仔偷拍都没有,仅仅凭借一张普普通通的合影,就被他们凭空捏造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言论。

       那些阴险的、恶毒的、只敢躲在黑暗处发声的人渣们,怎么敢去诋毁一个那么温暖、光明、善良、真诚、正直的人?

       胡歌觉得,就算把这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堆叠起来,也不足以形容王凯的好。

       可是他放在心尖上惦念的王凯,正被奸佞小人们以莫须有的罪名肆无忌惮的造谣抹黑。

       胡歌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要为王凯发声。然而唐人比他反应更快,不等他跳出来力挺,就给一众和王凯合作过的演员下了封口令,绝对不许对这件事发表任何评论。尤其是和王凯私交甚笃的他,就差被K姐拎着耳朵三令五申绝对不许有任何逾矩行为了。

       不能为王凯辩驳也就算了,更让胡歌焦躁的是,他联系不上王凯了。

       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了不影响他的情绪,能断了他和外界的联系是最好,电话短信微信微博,不难想象天天都是爆炸的状态。况且王凯还在拍戏,侯总和苗姐为了保护他,让他能够心无旁骛专心工作,采取这样的手段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我又不是别人。胡歌在心里抱怨。哪怕就只是给我回个表情也好啊。

 

       胡歌在着急,同样的,王凯也在着急。

       苗姐没收了他的手机,连这两天的微博都是苗姐替他发。唯一一次允许他用手机就是给家里打电话,要父母不用担心,自己一切都好,不必去理会那些造谣中伤。

       他知道胡歌一定要急疯了,可是他又不能跟苗姐说还需要给胡歌报备。在这样风声鹤唳的时候如果他敢跟苗姐讲明他们俩个到底什么关系,苗姐还不得手撕了他。

       他也没想跟胡歌解释什么,就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然而苗姐狠到连他房间电话都拔走了。

       最终,王凯打起了大堂里酒店公用电话的主意。

 

       胡歌已经在床上滚来滚去半天了,还是睡不着。

       手机就攥在手里,他几乎隔5分钟就要拨通电话,只是回应永远都是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铃声骤然响起的时候他吓了一跳。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区号024,显示号码所在地是沈阳。

       谁在沈阳并且会在三更半夜用座机给他打电话,答案呼之欲出。胡歌简直激动的手抖,深吸一口气,按下了接听。

      “喂~~~~”

       对面的尾音依然拐了好几个弯儿。

       胡歌的心一下就定了。

       他有太多太多话想要对王凯说。

       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逻辑不通指鹿为马你不要介意,即使和你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也站出来力挺你的为人,你的粉丝一直努力的找出各种证据证明营销号的所谓石锤从根儿上就站不住脚,人红是非多,这是你前进路上不可避免的波折,你只要坚定的向前走就好。

       然而乍然听到王凯的声音,他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有一股强烈的酸涩涌入鼻腔。

      “是不是太晚打电话,吵醒你了?”

       王凯本来就是低音炮,此时又刻意压低了声线放轻了音量,听起来越发有磁性。胡歌努力稳住声线,不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发颤。

      “我还没睡呢,一点都不晚。”

      “12点多了还不睡?明天台词很多?”

       两个人的对话和平常一样,就是没营养的聊天打屁,胡歌并没有问为什么联系不上你为什么用这么奇怪的号码打电话,王凯也没有解释。絮絮叨叨说了半天,王凯担心影响胡歌第二天拍戏状态,就跟他互道了晚安。

       虽然道了晚安,两个人却谁都没有挂电话。静静地听着对方呼吸声,胡歌忽然想起来之前在朋友圈里看到的鸡汤:两个人在一起,说废话不会腻,不说话不尴尬。遇到同频率的人,就好好珍惜。

      “怎么还不去睡?”安静了许久,王凯终于开口。

      “我买了那期睿士。”胡歌没头没脑说了句不相干的话。“你明明那么瘦,拍出来怎么显脸大。”

       王凯乐了。

      “你的重点怎么抓得这么奇怪。”

      “一整张海报都是你的脸,我的重点抓的怎么不对。”

     “对不起。”

      胡歌一愣。

     “干嘛道歉。”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本来就没事!你怎么可能会有事!干嘛要道歉!”胡歌越说越激动。“明明该道歉的是我!我什么都做不了…”

     “歌歌。”

       自己的名字被那么温柔的叫出来,刚刚还在炸毛的胡歌一下就软了下来。

     “我在呢。”

       就算世界充满恶意,至少你还有我。

       我一直都在。

 

       王凯回北京的机场照不止一人说第一眼看上去像胡歌,第二眼看上去还是胡歌。

       胡歌自己也觉得像。

       明明两个人长得截然不同,只露出眼睛的时候,看起来居然如此相像。

       胡歌忍不住嫌弃自己实在有够无聊,为这么点小事也能乐上半天。

       王凯为Fendi站台是他被置于风口浪尖之后首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胡歌一边在千里之外参加母校70周年校庆,一边还偷偷刷着YY直播。其实只要他开口王凯能给他发自拍发到手机空间爆掉,但他就是想看看记者镜头下的王凯。

       眼神明亮,笑容温暖,除了稍稍瘦一点,看起来精神还不错。

       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王凯也有王凯的担当。

       这个人,本来就是一个坚定正直的人。

       不过回头一定得告诉他,不许再用那么撩人的唇彩,让人只能死死盯着他的嘴唇胡思乱想。

       涛姐在群访环节真敢说啊,胡歌又郁闷起来。郭晓然,高鑫,涛姐,已经有很多人站出来力挺凯凯了,而他仍然什么也无法为他做。

       他知道王凯丝毫不会介意,相反,如果自己真做了什么,他反而要担心。

       可是胡歌自己介意。

 

       胡歌愁了没几天,机会就来了。

       爱奇艺尖叫之夜,正午阳光因为各种原因只来了东哥一个人。事先他们已经商量好,东哥替侯总领年度电视剧出品人,他去领年度电视剧。

       站在台上,胡歌对着镜头,目光灼灼,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琅琊榜这个剧组,琅琊榜这个团队,带给我最大的一点印象就是,每个人都有浩然正气。我也希望这部戏的浩然正气能够影响所有人。”

       懂他的人,懂琅琊榜的人,都会明白他在说什么。

 

       王凯终于看到相关新闻的时候,已经回冰天雪地的沈阳继续扒火车去了。

       他想,究竟老天多眷顾他,才能让他遇见胡歌呢。

       既往不恋,未来不迎,当下不杂。他不想去勾勒触不可及的虚幻,“此刻”才是真正的礼物,而最好的尚未到来(注3)。

 

      【完】

 

       注1:出自《朱生豪情书》。

       注2:出自《朱生豪情书》,ELLE的琅琊榜声优团里凯凯读过这段。

       注3:出自睿士12月刊对凯凯的专访。

 

       这篇文章拖了很久。

       出事开始写,写了一半,开始等。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等来什么,只是觉得,一定会等到。

       而最终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评论(64)

热度(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