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凯歌】相思比梦长

 




      【凯歌】相思比梦长


 


        *RPS!一切和真人无关!完全是作者的脑洞!


        *NC17预警!18cm小甜,一发完。冬夜漫漫,适合进补。


        *人设和时间线继续延续前文 恋手癖(点我) 入戏(点我) 最好的尚未到来(点我)


 


       王凯一直觉得,粉丝是蛮神奇的生物。


       帽子口罩墨镜,他已经把自己包的妈都不认识了,虹桥一落地,还是被人迅速认出。


       午夜原本空空荡荡的机场,嗖嗖嗖窜出数条身影把他包围,长枪短炮苹果华为对着他一通狂拍。王凯无奈感叹,这一个个火眼金睛目光如炬观察入微,要搁伪装者那时代,姑娘们不去搞地下工作真是太可惜。


       后来有人跟他说三更半夜带墨镜简直等于大声告诉别人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我看我快看我,王凯觉得有道理,就尝试不带墨镜,然并卵。


 


       虽然再三强调自己不提倡接机,可是王凯对着粉丝还是会心软,除了操心她们只顾拍照不看路不要磕磕碰碰,有时也会温言和她们聊几句。然而今天实在情况特殊,他心里急的冒火,谁都不敢招惹,低着头迈开两条腿往停车场赶。


       今时今日,公司已不敢放他一个人坐飞机,他好说歹说才算打了个时间差,自己从沈阳片场直接走,其他人从北京飞,赶着凌晨5点汇合给《放弃我,抓紧我》定妆。


       这样,他就有挤出来半个夜晚,可以先去见一见胡歌。


       除去路上往返耗时,他们两个能待在一起的时间实在不多。要不是周围还有一群接机的姑娘,王凯恨不得撒丫子狂奔。胡歌一早告诉他不用打车,他联系了车去接他,省的打车排队浪费时间。王凯再三表示凌晨机场不会有多少人去抢出租车,胡歌说反正他叫的uber,省事。


       这个点儿停车场车很少,王凯很快就按照胡歌发来的车牌号找到了等他的专车。司机火儿都没熄还热着车,看他过来只是开了后备箱的锁,并没有下来帮他搬行李。王凯心里嘀咕这服务态度可不怎么滴,有违uber一贯的水准啊。自己吭哧吭哧放完行李一开副驾的门,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强作镇定扫了眼一路跟到停车场还在拍个不停的人群,不动声色的关上副驾的门,改坐后座。


 


       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王凯扭头看了半天,这回姑娘们没有太疯,倒是没人追车,略略松了口气。转过头来,他趴到前排两个座位中间,死死盯住司机师傅的后脑勺,仿佛人脑袋上开满了花儿。


       他虽然一眨不眨盯得古怪,司机倒是沉稳淡定,由着他看也不吭一声。终于还是王凯先沉不住气,在司机后脑勺弹了弹。


     “又是帽子又是口罩的,开车不方便。”


       驾驶座上的人笑出了声。


     “我这专车王凯先生满意吗?够不够惊喜?”


       王凯白眼儿翻得都快突破天际了。


     “惊喜?都快把我吓死了!那么多人在拍,你就不怕被认出来?”


       胡歌一边摘掉口罩和棒球帽往副驾扔,一边说的满不在乎。


     “所以我这不是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嘛,再说大晚上的那么暗,没那么容易暴露。”


     “你还好意思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都没敢往副驾坐!就怕她们拍照的时候拍到你!下回不许胡闹了!”


       胡歌满心欢喜想要早点见到他才搞这么一出,结果王凯从见了面就一直在数落他,好像只有自己猴急对方不为所动,不由得心头火起,声音也冷了下来。


     “要不要我现在停车,让你换出租车?”


       王凯乍然见到他,惊吓确实有,更多的还是惊喜。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不再敢由着性子胡来,做事多了思前想后,所以会觉得胡歌这样想起一出是一出简直是在刀尖上跳舞。这会儿见他生气,大感歉疚,明明自己渴望见他的心并不比他少一分一毫,明明他不过是想和自己多一点在一起的时光。


       他身子往前探,拿手指蹭了蹭胡歌的脸颊。


     “苏先生心中,似是有火?”


       胡歌没绷住,瞬间破功,笑得见牙不见眼,一边笑一边努力从后视镜瞪他。


     “有你这么乱用别人台词的吗!”


     “活学活用呗。”王凯见他乐了,也跟着笑成一只褶子精。他轻轻捏了捏胡歌的耳垂,叹息道:“歌歌,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胡歌呲的抽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你要不想我把车扔在高架上直接办了你,就别再撩拨我!”


       王凯嘀咕了句也不知道谁办谁,然后在胡歌恶狠狠的视线里,规规矩矩坐正,挺直腰杆手放膝上,眼观鼻,鼻观心,就差在脑门上写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了。


 


       好不容易捱到胡歌小区,王凯还没来得及下车,胡歌已经干脆利落的打开车门钻到了后座,直往他身上扑过来。


     “哎呦!”


     “啊!”


       两个人同时惨叫出声。


       胡歌撞过来没控制好力度和距离,两人的牙齿结结实实的磕到了一起。


       王凯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看胡歌同样捂着嘴泪汪汪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好笑,一颗心柔柔软软的皱成一团。他拉开胡歌的手,小心翼翼的舔了舔他略微有些发肿的嘴唇。胡歌嗓子里咕哝了一声,咬住了他的舌头。


       然后王凯觉得他的世界被拨动了某一个开关,变得全然不同。


       仿佛是被高速摄影机以200fps升格拍摄然后慢放。他能感受到胡歌长而柔软的睫毛每一下细微的颤动,每一下心跳便如撞钟一般重重一击,激得他手脚发麻四肢脱力,有轻微的眩晕感。两个人鼻息纠缠,也不知道粗重的呼吸声究竟是谁的,一声声激荡在耳边。胡歌嗓子里微小的呻吟听起来格外清晰,王凯清楚知道怎么能取悦他,他追逐着胡歌的舌头,缠绕,研磨,撕咬,他甚至可以感知胡歌吞咽唾液时咽喉肌肉群每一条肌腱的动作。


       然后王凯动用全部的意志力,咬牙退开,捉住胡歌企图解自己腰带的手。


     “去楼上。”


       他声音暗哑得把自己吓了一跳。


       胡歌大口大口喘着气,眼神慢慢聚焦,狠狠咬了下唇,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往外钻。


       王凯本意是两个人别一起,分头进电梯,看胡歌又要不管不顾往他身上扑,只好妥协。


       停车场尚且有监控,更不要说电梯。两个人靠两边站,半点身体接触都没有,却视线胶着,搞起了eyes fxxk。


       谁都不甘示弱,目光的交汇简直要爆出噼里啪啦的火花。还好这个时候已是午夜,如果有别人等电梯,门一开,看到两个大帅哥眼睛血红,青筋暴起,用吃人的眼光盯着对方,不知作何感想。


       胡歌忽然伸出舌头,缓缓地,暧昧的在自己上唇舔了一圈。


       王凯的目光死死追随着他的舌尖,不由自主呻吟一声。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胡歌大步走了出去。


       


       盐蒸橙子


     (友情提示:不老歌不认4G,请在wifi环境下打开)




       


     “最近是不是累的很?你这也太快了,是不是有点虚?”


       胡歌气儿还没喘匀就恶狠狠地回他:“我、我还要问你!你、你…明明一个月没做,你怎么能撑住?!”


     “我就怕太久没碰你刚进去就射,登机之前去洗手间对着你的纹身胸肌照来了一发。”


       王凯回答的无辜,胡歌简直要背过气去。


     “从你定下行程我就没撸过!就等着今晚!你卑鄙!无耻!耍诈!”


     “好好好我卑鄙我无耻。”王凯动了动腰,胡歌啊的一声软在他怀里。“我这不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你嘛,就算做不了一夜七次郎,一夜怎么着也得来三次吧。去床上继续?”


       胡歌背过手在王凯大腿上使劲儿掐了一把。


     “你倒是先出去啊!你…你插在里面怎么去床上!”


     “就这么去啊。”


       胡歌噗嗤一下乐了。


     “就这么着能到床上?”


     “到不了逮哪儿是哪儿呗,沙发餐桌料理台,我都没问题。”


 


       等到王凯把两个人都清理完毕,已经接近凌晨4点。虽然没有完成全地图成就,沙发餐桌是都攻略到了。折腾了半宿,胡歌已经昏昏欲睡,看到他穿衣服准备出门,还是咕哝了一句拔diao无情。


       明明是句玩笑话,被他说得可怜兮兮,王凯还是心疼。他把胡歌连人带被子抱住,细细碎碎的去吻他的眼睛。


     “晚上我再过来。”


       胡歌心头一喜,猛地坐了起来。


     “你不是说苗姐看的你很紧,去北京之前都见不着吗。”


     “她也不能24小时守着我啊。我等半夜想办法溜出来。”


       胡歌开心的在王凯脸上吧唧啃了一口:“那你夜夜笙歌,伤肝又伤肾啊。”


       王凯故作不解:“你这个人实在太污,我是来盖棉被纯聊天的。”


       胡歌抓起枕头用力拍他脸上。


     “滚!赶紧的!”


 


      【完】


 


       同人甜不过蒸煮!咋办!


       上肉啊~


        这两天已经被甜出糖尿病…无比期待19号国剧盛典的修罗场!


        血!雨!腥!风!


        静!等!屠!版!(doge







       


        


  



评论(82)

热度(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