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叶汀洲

【凯歌】one night in 北京

      【凯歌】one night in 北京

 

       *RPS!一切和真人无关!完全是作者的脑洞!今天的脑洞real大!

       *小糖豆,一发完。

       *人设和时间线延续前文

        恋手癖   入戏   最好的尚未到来   相思比梦长

 

       王凯洗完澡出来,胡歌已经快睡着了。

       他和往常一样,头发湿漉漉的就往枕头上一躺,已经在枕套上洇开了一片水渍。

       王凯俯下身轻轻捏捏他的脸。

     “把头发擦干再睡,不然明天早上起来脑袋疼。”

       胡歌哼哼唧唧的往被子里钻的更深。

     “麻烦。困。”

       王凯拿他没辙,又不能放任他就这么睡觉。

     “那你换个姿势睡你的,我给你吹吹头发。”

       胡歌眼都不带睁的,连人带被子转了90度,把脑袋半靠在床边。王凯坐在地板上,用大毛巾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揉来揉去,驾轻就熟,显然干这活儿已经不是一次两次。

       每次他给胡歌擦头发,心里总是会泛起懒洋洋的满足感。

       没有繁重的工作,没有圈子里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关于未来的不确定。

       他的大脑处于半放空的状态。

       他的世界,只剩下像一只昏昏欲睡慵懒大猫的胡歌,和正在给大猫胡噜毛的自己。

       王凯非常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静止不动。

 

     “公司好像知道了。”

       本该半梦半醒的胡歌,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王凯一愣。

     “知道什么?”

     “就…我们。”

       胡歌睁开眼睛,眼神有些许迷茫。他仰躺在床上,倒着看在他正上方的王凯。

     “那些炒华哥和我的营销号都是公司买的,包括热搜也是,一直追着问的记者也在和公司相熟的媒体。我很明确的表示过不想炒CP,并且粉丝们也已经对此产生出逆反心理,但是今晚的座位仍然是公司跟国剧那边打过招呼安排的。”

       王凯手心有点出汗。

     “会不会是你想多了?也许唐人只是想要迎合观众的口味。”

     “不只是唐人,你不觉得正午那边也怪怪的?今天东哥简直对你热络的过分,别的也就算了,一屋子服装梳化,用的着他亲自给你整理领带吗。”

     “东哥给我整理领带很正常啊。”

       倒着看胡歌,王凯都能感觉出他眼神中的杀气,赶紧改口。

     “没错!不正常!”

     “我总觉得是侯总授意他做点什么。还有,今年最火的是哪部剧谁都知道,国剧几乎提都不提,反倒拼命推伪装者,除了两家公司和国剧方提前通过气,我想不出别的原因。”

     “不提琅琊榜怎么你也能想到这么多?”

     “你没脑子啊!提琅琊榜就绕不开靖苏,国剧很明显在炒胡霍楼诚,金星老师在节目里说了那么多次想要请我们做一期节目,结果今晚在台上根本从头到尾没有把我们往一起凑过,不是给靖苏避嫌是什么。”

       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王凯心里越发七上八下起来。

     “说到底也都是你的猜测,没这么严重吧?”

     “还有。”胡歌皱了皱眉,“我来你家找你,故意编了很蹩脚的理由,他们问都不问就放人了。”

     “有多蹩脚?”

     “我说,我约了人吃热干面。”

     “没准儿他们以为你说的袁弘?”

     “当时,”胡歌慢吞吞的说,“袁弘就在我旁边。”

       王凯脑门儿上冒出大大的一滴冷汗。

 

     “既然两边儿都知道了,为什么不来找我们谈呢?”

     “谈什么?”胡歌翻了个白眼儿。“三十大几的人了,公司是跟你说不能谈恋爱,还是不能跟男人谈恋爱?我们都不是不知轻重的年纪了,既然敢开始,必然不是图好玩儿。公司不好开口,看破不说破,只能想别的辙打掩护。不是说要藏起一棵树最好的办法就是藏在森林里吗,如果将来有一天真的…真的被拍到,也可以咬死是兄弟情义,说胡歌和霍建华不也经常这样那样吗,王凯和靳东不也经常这样那样吗。”

       胡歌说着说着叹了口气,仿佛有些疲累,闭上眼睛。

     “你知道的,咱们的环境,想像康永哥那样是不行的。”

       王凯不知道他脑子里这么多弯弯绕绕,更不知道他居然想了那么远。他让胡歌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轻轻蹭着他的鬓角。

     “不能公开有什么关系,我只要你,你也只要我,这就够了。”

       胡歌并不睁眼看他,只是放软了身体,让自己靠的更舒服。

     “这种话都是对方说的,哪有你自己说我只要你,你怎么知道我就只要你了,你有什么好,猪头一个。”

       王凯扭头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下。

     “反正我就是知道。”

       他说的笃定,胡歌不由乐了。

     “臭不要脸。”

       胡歌一笑,王凯的心就定了。只要胡歌高兴,天塌下来,呃,天塌下来他可以踮起脚扛!

     “我觉得公司这么处理是好事儿啊,你看都没人想要拆散咱们。”

     “拆不散的。”

       胡歌小声嘀咕了一句,王凯没听清。

     “什么?”

       胡歌侧过头来,盯着王凯的眼睛,黑漆漆的瞳仁里满满的都是他。

       然后,胡歌一字一句说的认真。

     “我们,拆不散。”

 

       王凯使劲眨了眨眼睛。

       没憋回去。

       又使劲眨了眨。

       胡歌咕噜一下爬起来,半跪在床上,捧着王凯的脸。

     “凯凯。”

     “嗯。”王凯拼命忍住嗓子里的哽咽。

     “你是不是特感动?”

       王凯用力点头。

     “是不是感动的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继续用力点头。

       胡歌眯起眼睛,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那等会儿让我在上边儿呗?”

       王凯深吸一口气,把手伸进胡歌睡衣里,摩挲着他的腰。

     “你困得头发都懒得擦,还有力气闹腾呢?”

       胡歌一把扯开王凯的睡衣。

     “对着你怎么可能没力气。”

     “好。”

       看王凯点头,胡歌简直心花怒放,兴高采烈的把王凯往床上拽。

       王凯也不抵抗,老老实实的躺下,让他骑在自己身上,然后捏了捏他手感极好的屁股。

     “你在上边儿,我在里边儿。”

 

       拉灯小剧场

 

    “你要再敢让我眼睛肿的睁不开我就…啊~~~”

    “你就怎样啊,明明是你自己爽到哭的稀里哗啦还赖我。”

    “啊啊…你轻点儿咬…啊…停下不许动!啊!让我说完!”

    “哎呦!你真下黑手啊!弄坏了咱俩的性*福咋办!好好好我不动你说。”

    “呼呼…不许咬的我一身牙印儿!上回拍大片儿我都只能穿高领毛衣,换套睡衣里面还得穿打底!”

    “你不也在我背后抓了好几道吗。”

    “那天你只需要定妆而已!你演霸道总裁又不是午夜牛郎!露个毛线的背!”

    “你说怎样就怎样,请问胡老板我能动了吗?”

    “…动吧…啊啊~啊~”

 

     【完】

 

       肉不能天天写,伤肝伤肾(doge

       热搜和营销号谁买的我不知道,说了这只是开的real大的脑洞。

       我本人看到胡霍和楼诚确实不会有任何不适,可能是我心大?我就觉得他们是好朋友好兄弟,当众秀恩爱正是为了给凯歌打掩护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小红花作为娘家人已经表态的那么明显了是吧!

       最后放上肿着眼工作,穿睡衣也要突兀的穿打底的胡歌歌←_←




评论(94)

热度(594)